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风能发电装机容量不能是表象繁荣

2018-11-30 18:47:49

风能发电装机容量不能是表象繁荣

按照国家中期设计,到2020年,全国风电开发建设规模有望超过一亿千瓦。

当气候问题被地球人前所未有地关注时,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斩获风能发电装机容量桂冠。这是一个足以令人欢欣鼓舞的成绩。然而,中国能源CEO、能源专家韩晓平却并非想象中的雀跃。他内心里甚至谨慎大于兴奋,紧张多于放松。身为专家,韩晓平希望大家在看到光环的同时,也怀揣忧患,再深思而前行。

2010年12月3日,在可再生能源学会召开的关于风电发展问题通气会上,大家听到一组令人欢欣鼓舞的数据:2010年,中国的风电装机容量在1500万至1700万千瓦之间,累计装机容量将超过4000万千瓦,比上年增长约55%,跃居世界。

这是一个足以令人欢欣鼓舞的成绩。当气候问题被地球人前所未有地关注时,中国在清洁能源领域斩获风能发电装机容量桂冠。

然而,能源专家韩晓平却并非想象中的雀跃。他内心里甚至谨慎大于兴奋,紧张多于放松。

从陆上到海上飞速发展的风力发电规模

2009年9月,胡锦涛主席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就已经明确表示,中国争取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达到15%。同年,温家宝总理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向全世界郑重宣布,到2020年,我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40%-45%。为完成减排目标,实现我国在哥本哈根会议上的减排承诺,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产业开发利用,会是我国未来要重点开发的能源。

目前,国家“新兴能源产业发展规划”已初定规划,从2011年至2020年将累计直接增加投资高达5万亿元,而将重点发展的新能源为核电、水电、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

国家“十二五”规划内容出台,更为风力发电的前景进行了更详细的规划,即“预计2020年装机容量可达到1.2亿至1.5亿千瓦”。

韩晓平曾任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家发改委相关课题组成员,参与过很多重大能源项目的论证,而对新能源项目的发展则保持着职业的关注。他同样见证着风力发电在中国的飞速发展——

2007年11月,中海油在渤海湾的风能发电站安装完毕,这是个真正建在海上的风能发电站。中国在国际风电产业发展的新领域——海上发电实现零突破。

截至2009年,中国的风电装机容量,已连续五年实现100%的增长。

…… “海上风能发电站的建立意义重大。”韩晓平解释,根据国家发改委此前提出了新的风电发展目标,到2020年全国达到2000万千瓦的风电装机容量。而中国风能发电的飞速发展,目前陆地上的风机总数已经趋于饱和,海上风电场已逐渐成为发展的重点。

从风力资源分布来看,初步估计我国海上风力资源能够达到10亿千瓦,是陆地上的3倍多,并且海上的风力品质更优,可以达到3000到3500小时/年,而陆地上每年发电只能达到2000到2500小时/年。从长远来看,海上丰富的风能资源和当今技术的可行性,预示着海上风电将成为一个迅速发展的市场。

装机容量不等于发电量

五年时间,从世界第十到世界,中国风电产业的发展速度可谓惊人。从西北新疆大漠荒原到东部辽宁边陲,从北部内蒙古风能丰富的草原到中国辽阔的海域,象征风力发电的白色风车如雨后春笋,不断地出现在全国各个有风的地方。

有报告曾称中国风电的春天即将到来,而在似乎扑面的春风中看到这样乍暖还寒的景象,中国风电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是否的确蜂拥而至而缺少必要考量? 新疆出了问题

新疆达坂城风区被称为“中国风谷”。新疆也是中国早开发风能的地区之一,但仍并未显着提高新能源发电的比例,近年来的发展还遇到瓶颈。这行是靠天吃饭。风太大也不行,风太小也不行,尽管达坂城风区是新疆风力、稳定的地区之一,但风力发电还是只占了总发电量的近2%。而且所发的电都直接进新疆城市的电中,新疆主要还是靠火电。

反倒内蒙和沿海地区如吉林、辽宁、黑龙江等地,情况更好些。但总体上看,风电所占比例还不到10%。

韩晓平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风电是不稳定和不确定的新能源,也不能储存,而且从事风电场的国企把风电场的规模越做越大,使效益进一步摊薄分散,以致中国的风能发展没有预期中的理想。

还有一个说法值得关注:目前中国风力发电装机容量居世界位,现在很多地方上马的新能源项目在接受考核时也只是查看装机容量,并不是实际发电量。

两者之间的差距并非一星半点。因此就新能源发展起步阶段来看,很多项目由于安全、实际需要等种种原因并不能按装机容量发电。

韩晓平又举出另外一个案例,甘肃中电酒泉风力发电公司投资兴建后,运营效果一直不如意,2008年的时候,不仅一分未赚反而亏损1711万元人民币。亏损的原因就是发电量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电出于安全考虑时不时要限电,而所谓的安全考虑则是由于线的承载能力比较低,风电的不稳定性对电会有伤害,严重情况下甚至会导致络坍塌。所以,风场须无条件接受调度指令,该关时就得关。”规划和实际相背离的现象终将导致问题出现,而直接倒霉的就是那些没有经过有效评估和规划就匆匆上马的新能源企业。

当一个又一个企业看到新能源的光明前景飞奔而至时,韩晓平想到的更多的则是,不问未来的前景是否真的光明。装机容量不等于发电量,供大于需的时候,真正的能源问题尚未解决,能源泡沫却翻涌而至,反倒浇灭投资者对于清洁能源的一腔热情。

作为中国企业投资协会金融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面对喜人的成绩,韩晓平仍然难以抚平思虑。

问计风电有序发展

按照国家中期设计,到2020年,全国风电开发建设规模有望超过一亿千瓦。重点依托“三北”及江苏沿海风能资源丰富区,以“建设大基地、融入大电”的方式进行规划和布局。初步计划在河北、内蒙古、吉林、甘肃、新疆、江苏等省份建设10多个百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和7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形成若干个“风电三峡”,风电在局部地区电力供应中达到较高比例。

韩晓平说:“在风电领域,中国的研究力量并不弱。从国家层面看,无论是材料学还是空气动力学,我们的研发实力都非常强,而且现在我们的精力和资金也正在向这个方向转移。”中国在风能方面还是有优势的,比较研究目前世界上五大风电强国,中国的风力资源量接近于美国,大大超过印度、德国和西班牙。

在各国竞相发展新能源技术的情况下,谁能在新能源战略竞争中取得优势,谁就可以在下一场产业革命中充当世界科技创新的“领跑者”、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以及新国际标准的制定者。保持这种国际政治经济地位对一个国家的意义,不是单纯用节省了多少能源开销可以计算的。

有实力,关键是利用

近两年,政府已开始有意控制风电发展速度。2009年8月,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风电设备成为产能过剩的六大行业之一。各方关于尽快出台风电并标准的呼声四起,“这个标准应该是政府主导,而不是一个企业主导”,因为国家主导可兼顾各方面的利益,避免企业主导时出现偏颇。

但韩晓平认为,中国风电行业当今发展的“怪象”并非出台风电并标准即可解决的,“有标准是好事,但问题核心不在标准,如果电无法消纳风电,有标准依然没有用。”他称,“中国风电目前受到央企体制与行业发展模式的双重束缚,除了上述央企‘游戏规则’影响外,风电高度集中的发展模式也不可取。” 他建议,需要更多的民营企业加入进来,代替央企建设风电,才能从本质上彻底杜绝中国风电的“不计成本”。

身为专家,韩晓平希望大家在看到光环的同时,也怀揣忧患,再深思而前行。

专业生产光伏支架厂家
钢结构玻璃棉卷毡价格
园林椅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