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多省小水电企业呼吁提高上网电价减缓生存压

2018-12-03 16:05:30

多省小水电企业呼吁提高上电价减缓生存压力

徐振铎,云南省怒江州水电企业协会秘书长,近一直比较忙,周末还在去外地出差的路上。

8月10日,徐踏上从昆明开往重庆的火车,隔日,转乘汽车抵达目的地,参加8月12日召开的关于小水电生存和发展的研讨会。

这样的舟车劳顿对于年逾古稀的徐振铎来说并非是今年的头一次。前不久他才刚参加完在贵阳举办的共商小水电生存和发展研讨会,随后还将应企业之邀前往沈阳。9月份将参加在云南省德宏州召开的德宏、怒江、保山、漾濞滇西四水电协会的联谊会。

近中国的小水电行业协会负责人们开始密集地参与各种形式的研讨会和联谊会,与会者普遍反映,中小水电企业普遍亏损运营,多家微小电站倒闭,显现生存难题。

矛头直指上电价

10年前还是跑水圈河争抢不及的小水电项目近日为何成了急于转手的烫手山芋?

江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水电站负责人说,建设成本在翻番,物价在上涨,人力成本也在涨,可上电价这么多年来才动了几厘钱,还不够支付银行利息,大家都在吃着折旧的钢筋混凝土。

全国水电上电价的地区在云南怒江,徐振铎说,当地年平均上电价每千瓦时只有0.1705元,年平均发电成本每千瓦时0.256元,中小水电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云南省的小水电平均上电价每千瓦时0.1866元,同2011年《中国小水电发展报告》中披露的全国平均上电价0.265元相比低了0.078元。在当地存在多种水电电价,且差额不小,同同价并没有落实到位。

与同样是水电开发利用大省的四川、江西、广西、贵州等邻近省市相比,云南的上电价处于行业洼地,不到行业较高点浙江的一半,一些小水电站比浙江每度低3毛。

几厘钱差额看似很少,但对小水电企业来说很重要,甚至可以决定是否能够盈利。贵州民营水电行业商会副会长张德华透露,在贵州临近重庆的地区,小水电企业会为了高出的几厘钱电价自掏腰包架线向高电价的省外输电。

据本报调查,在贵州、云南、江西等水电资源丰富的省份,多家小水电企业急欲转手,尤其是省外投资者。更有甚者,资不抵债,企业负责人跑路的更比比皆是。

中小水电站入不敷出,不仅直接影响到水电企业的生存与发展,还影响了民营资本的投资回报和再投资的积极性、电站的正常运行和维护保养、技改和环评的积极性、国家和地方的财政税收以及生态的恢复和保护。

电价缘何参差不齐

受地方政府发布的有关政策影响,新建水电站基本实行一厂一价,由于电站规模较大,上电价普遍高于2008年之前建设的电站的电价。虽然这项优惠政策的出台是基于新建设电站的建设成本高于老电站考虑,但与同同价的原则相违背。

但这类优惠政策中对于何时建设的电站为新建电站却并无明确说法。以云南省为例,云南省物价局云价格【2009】2483号文件中的新投产的中小型水电站并无明确的时间界定,物价局的有关领导口头解释为从文件下达执行日期开始,即2009年11月20日后投产发电的电站为新投产的电站,但这种解释难以说服小水电企业们。

而云南省物价局今年3月份出台的云价格【2012】28号文件中规定2008年1月1日以后建成投产的中小水电站,上电价按照云发改物价【2009】2483号文件规定的上电价执行,但其中又排除了德宏、怒江、迪庆、文山四州,其时间点的界定也引起了水电企业的争议。

即便同一个省份,不同规模、不同装机容量的小水电站的上电价也不相同,地方的物价监管部门在确定上电价时,甚至还要考虑到电建设状况,各个地方的监管政策差别很大,突出的是新旧电站之间的上电价差异。

山西省水利厅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考虑到投资主体、成本等因素,山西省内的小水电上电价和大水电电价相差0.1元左右。

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大水电站的电价普遍要高于中小水电,差额在0.1-0.3元不等。因此,大水电能在雨季过上好日子,小水电却难以揭锅。

上电价的定价=投资成本+运营+税收+合理利润。社科院的一位研究员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水电行业,尤其是中小水电企业,由于行业不规范,大小规模差异较大,投资主体不同,财务结算不明,成本难以有效统计,所以致使水电上电价难以公平合理地制订标杆电价。

建议提高电价

小水电的日子日渐艰难,水火同价的呼声此起彼伏。

今年6月份,水利部发布《关于调查农村水电上电价及定价机制有关情况的通知》,对有农村水电的省份进行调查,调查的内容包括各地农村水电上电价政策及执行情况,上电价定价方式、定价程序、电费结算情况,其他各类电能上电价情况。有关结果将在8月10日前报送水利部水电局。

在此之前,包括云南怒江州在内的诸多水电企业协会已经在通过各种途径,向地方发改委、政府部门上报。截至目前贵州、重庆、福建等省市的水电上电价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包括提高电价水平和调整定价结构,云南并未收到正式回复。

社科院的这位研究员表示,水电电价的确应该有所提高,但不应该在短时间内达到水火同价。

他分析说,提高电价有利于引导清洁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及消费,但将水电电价从0.1元多直接提高到0.5元,这会使投资者认为小水电是一暴利行业,短时间内大量资本涌入,可能造成无序开发,对水资源、生态环境都有可能造成破坏。此外,我国水电已经达到2.3亿千瓦,十二五期间将会较前10年有较快的发展,在协调经济发展速度的基础上适当加快即可,至少现在没必要出台一些列激励措施来引进投资开发。

多位水电协会负责人也表示赞同,短时间内很难水火同价。但同同价优先上等政策应该保障落实,而且同一地区的电价水平应该出台标杆电价,保证公平。

棋牌游戏开发
手机捕鱼平台
励磁开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